(周一围的《大唐狄公案》:打着原著旗号的普信魔改)

娱乐资讯

很长一段时间,在古装推理探案方面,北宋仁宗朝的包拯始终占据头把交椅。无论是文学作品、戏剧作品、影视改编作品,数量和质量上都堪称同类最佳。相比之下,在钱雁秋的《神探狄仁杰》系列上映前,狄大人的IP总是有点不温不火。尽管那位荷兰传奇外交官高罗佩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已经创作了不朽名作《大唐狄公案》。但某种程度上来说,更接近西方推理探案的剧情无形中拉高了受众门槛,在观众中的认知中显然不如包拯铡美案、狸猫换太子这些剧情那般耳熟能详。

不过狄大人能从唐朝诸多名臣贤相当中脱颖而出成就一代IP自有其道理。无论是历史中作为大理寺丞处理积案,被贬彭泽担任县令还是与武则天的姑姑入太庙之论,丰富的履历和复杂多变历史背景都存在无数改编可能。“宗主”钱雁秋熟读历史,虚实结合产出鸿篇巨著《神探狄仁杰》系列,自可树碑立传,名垂狄仁杰宇宙。但IP祖师高罗佩也并非浪得虚名。这位能够精研中国古代房中术的外国人对于中国历史的熟悉程度比起很多只在高中课堂背过一些简单改变的简中观众显然要高明许多。除此之外,传统的公案小说人物脸谱化,剧情套路化,高罗佩在公案小说基础上,引入推理侦探概念,重证据,讲逻辑,狄法官不仅文能推理破奇案,武能手持长枪斗劫匪,更重要有血有肉,一妻两妾,人生赢家。比如新剧中王丽坤主演的歌伎曹娘子,原著中也是半路纳入侧室的已婚姑娘,毫无现在言情小说中男女主双洁的糟粕要求。破案后斥责主犯变态心理的正义言辞,也颇有东瀛小学生一顿阳光嘴炮,犯人下跪痛哭的风范,极具人格魅力。

从蓬莱到浦阳,从兰坊到广州,高罗佩《大唐狄公案》创作出狄法官在不同地域遭遇的不同案件,本就是极佳古装悬疑单元影视剧素材。不过多年来,搬上银幕的机会却少之又少。当然,狄学资深观众都知道多年前的一部《狄仁杰断案传奇》就是以高罗佩《大唐狄公案》原著为原型,除最后一案《狄仁杰与武则天传奇》夏姬霸乱编以外,其剧情还原程度,人物塑造之鲜明,都是狄仁杰宇宙中不可磨灭之明珠。哪怕是《神探狄仁杰》系列,也不能掩盖其光芒。

新作周一围版的《大唐狄公案》在宣传中“碰瓷”《神狄》系列,讲观众对于狄仁杰的认知都是梁冠华胖狄形象与原著是有出入的,暗示自己才是正统。话当然没错,但话却只说了一半。周一围版本之前,孙承政、马昌钰老师的《狄仁杰断案传奇》早已珠玉在前,一字不提可见其心虚。此外,胖狄形象虽不是高罗佩版本正统,但整体框架背景未脱离新旧《唐书》中的狄仁杰相关事迹的记载,暗示性的“拉踩”如果说尊重高罗佩原著倒也罢了,自身魔改只能说是搬石砸脚。果不其然,前18集看完一路吐槽,终于在红阁子一案后怒打一星,糟糕程度不仅不如《狄仁杰断案传奇》,论原创改编也远不如此前的泛狄仁杰IP剧《唐朝诡事录》。

首先很多观众吐槽的狄仁杰竟然会武功一事,显然这个是神狄系列的刻板印象。高罗佩原著中,狄法官确实是会武功的,且凭借武力值降服了乔泰、马荣,水平并不低。这部剧之所以不好看的原因并不在于狄仁杰会不会武功,而在于导演和编剧到底想要倡导一种什么样的理念。《狄仁杰断案传奇》中,整部剧的理念在主题曲中讲的很明白,“大唐中兴天子臣,断狱如神父母官”,就是古代老百姓最为理想化“青天大老爷”形象。这种心理不一定对,但有着深厚的文化土壤和心理认同,剧中破案过程中以及原创的剧情也都是传达同样的理念。

但《大唐狄公案》中似乎并没有这样一条主线,或者说这并没有看出演的是一部狄仁杰的剧,哪怕他在案件上和原著内容相似。例如开场设定狄仁杰西域游历回来并不情愿去明经考试,而是在客栈里游手好闲,每日撒币。编剧似乎想塑造狄大人淡泊名利与众不同。但原著狄大人始终是入世的形象,可以设定狄仁杰不采用溜须拍马的方式往上爬,但完全不用设定狄大人一副浑浑噩噩的出世游侠态度。与此同时,这种“浑浑噩噩”进一步加剧了主演周一围的油腻。周一围本身的成名作《绣春刀》,饰演的就是江湖痞子的角色,有些“猥琐”的观众喜欢这一套。但这么些年始终未曾变化,可见其演技上限也就如此了。但是如果按照原著的理念去表现,是可以适当去除其身上的一些油腻。既然标榜自己是“正统”,就应该按照正统的精神内核去传达,否则改个别的名字就好。这种人物性格和主线理念的缺失造成整部剧只能用一些蒙太奇的手法和看似悬疑的背景音乐来呈现所谓的悬疑效果,一般观众看的一头雾水,原著粉诧异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你的服化道再过考究,官职称谓、行礼姿势再过标准,没有精神内核只是空架子罢了。

关键词: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遵守国家法律法规!